当前位置:主页 > 电商新闻 >

快手董事长的传说

卓越的企业家都像传教士般有着巨大的信念,比如马斯克相信人类不能被动地守在资源不断被消耗的地球上,而应该走出地球,去建立星际文明,当被这个信念点燃时,就有全球最优秀的工程师愿意为此付出巨大的努力。——摘自张斐的采访录

 

“湘西”少年“霸王”梦

1982年,湖南西北的永顺县,镇子上有一户人家,姓宿,男主是村干部。
那一年,他家喜得贵子,小镇人信奉简单,直接取了“华夏之子”的“华”为名,是曰“宿华”。
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。
在那个流行文曲星下凡说法的年代,父母对这个小生命给予了无限厚望。
宿华也不负众望,据说三岁就会背“木兰诗”,让村里人觉得这娃有大出息。
有这样的天赋,这样的潜力,纵使地处偏远,物资欠缺,宿华的父母也克服一切困难,保证他在求知的路上不会输在起跑线上。
小镇的夜晚,没有电,也没有灯泡,更谈不上电视。宿华的童年就是在大树下看星星、听故事度过的。
图片
做一个仰望星空的人,这便是他儿时独特的记忆。星光不仅照亮了他儿时的夜晚,也照亮了他的家庭从小镇到县城的路。
那时,改革开放的号角吹遍全国,闭塞的永顺县也有先知先觉者,他的父亲就是其中之一。
在许多人都挤破脑袋去抢“铁饭碗”的时候,父亲却反常地辞掉了公务员的工作,捣鼓起了农业机械生意。
年幼的宿华未必能理解父亲的行为,但他看到了父亲吃苦耐劳、敢于拼搏的精神。在他们那里,将这种精神称之为“霸蛮”。
父亲的“霸蛮”直接改善了家里的经济条件,在父亲的影响下,“霸蛮”的种子也在他内心种下了。
俗话说,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。“穷乡僻壤”的宿华此时也拥有和北上广小朋友一样实现梦想的条件。
“小霸王”是80后的记忆,但那个年代,能拥有一台小霸王的80后还真不多,那东西不仅贵,还稀缺。
宿华的父亲发现小霸王不只可以打游戏,还能用来学习,于是狠下心来,买了一台。
那一年,宿华12岁,拥有了人生的第一台“小霸王”,成就了“霸王”梦想。
有的人生而不同,在别人家孩子将它当成游戏机时,宿华却将它当成学习机,写下了人生的第一行代码。
从此一如代码深似海,他累计22年写下了70万行代码,成为了短视频的“霸王”,此是后话。

图片

“燕京”求学终辍学

在宿华用小霸王写程序的时候,2000公里外的铁岭,有一个年龄相仿的少年,他叫程一笑,没钱买小霸王,但买几本小人书的钱还是有的。
他阅“漫”无数,逐渐有了自己的想法。没有输出的输入,都是耍流氓。
终于有一天,他开始创造自己的“漫画”世界,写童话和科幻小说,寄希望实现自己的“有钱”人生。
尽管许多稿件石沉大海,但还是有被发表的,偶尔赚些零花钱,他买得起小霸王的时候,网络时代已经来临了。
东北的程一笑总体条件不及湖南宿华,不同的环境成就不同的学业。凭着天资聪慧和优渥条件的加持,宿华顺利晋级,考上了清华大学软件学院。
图片
此前有编程基础的宿华,在大学期间如鱼得水,编程玩得很溜,已经可以靠这个赚外快了。
只是宿华赚的是小钱,不像他的师哥王小川赚到了张朝阳的信任和等待。
宿华在清华大学玩的风生水起时,铁岭的程一笑无缘清华梦,但还是进了一所不错的学校——东北大学。
能写程序就能赚钱,这对宿华形成了正向驱动,越有赚钱越有兴趣,越有兴趣就越想深入往里钻。
于是,他一口气来了个硕博连读。可惜,博士读到一半,他就辍学了。
WHY?都怪北京的房价上涨得太快。
从湖南小县城来到帝都北京,宿华最大的梦想就是拥有一套自己的三居室,然后从事自己喜欢的编程工作,此生无憾。
但他的学历增长明显跟不上北京房价的增长,再加上受硅谷那些退学大佬(乔布斯、比尔盖茨等)的影响,他觉得工作是最要紧的事,毕竟一个是花钱,一个是赚钱。

图片

上完谷歌“第一课”,学会了创业

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。
2006年,谷歌进入中国,需要大量的高智商人才,宿华凭借实力拿到了谷歌的offer。
在谷歌,他干的是研究机器学习在搜索中的应用。在这里,他认识了一个人,叫张栋。
张栋是瑞士联邦理工大学和美国麻省理工大学联合培养的博士,机器学习专家,宿华能和他成为朋友,为此后的成功创业埋下了伏笔
能进入世界顶级公司,这次退学值了。何况还能跟黄峥做同事,成为蒋凡的前辈。
 
在工作期间,他有幸去了谷歌硅谷总部呆了一段时间,陶冶了情操,开阔了视野,特别是硅谷的创业氛围深深地感染了他。
他觉得自己的理想并不应该是做事情卖房,而应该有更高的追求,比如做事业。那时,一颗创业的种子就埋在了他的心里。
回国后,眼见黄峥单干去了,他也决定创业,毕竟在谷歌这样的大公司,想要做到拔尖,谈何容易。
更何况,靠15万的年薪如何在北京买房?
宁做鸡头,不做凤尾。说干就干,宿华从谷歌辞职了,那是2008年。
图片
残酷的现实已经证明或将再次证明,靠打工的收入来买房只能做房奴。
美国之行,提升了他的境界,买房出息太小,他不想做房奴。他有自己的职业爱好,有成就事业的梦想。
唯有创业才可以一举多得。
2008年,宿华拿出所有积蓄,开始创业,做了一个视频网站广告系统。
我们知道,那个时候视频网站是“优爱土腾”的天下,它们背后有强大的资本势力支持,在他们建立的壁垒下,做视频网站显然不行,更何况这样的创业项目极其烧钱。
但视频也确实是一块肥肉,综合考虑,权衡利弊之后,宿华决定不挖金矿,做矿山下卖水的,所以开发了一套广告系统,服务视频网站。
创业是一把双刃剑,有人成功,就必定有人失败,宿华也不例外。
系统上线后,遭遇全球金融危机。倾巢之下,焉有完卵?项目仅撑了半年,由于没有人投资,宣告失败。
不能因为出门可能被车撞,就永远不出门了。这时候,他身上“霸蛮”的性格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他总计筹划了30多个创业项目,横跨婚恋、团购等多个领域,但最终都夭折了。
屡败屡战,颇有王兴的风范,终极还是有了王兴的成就,这是后话。
这么多创业项目都失败了,是不是得换个姿势再来一次?

图片

折腾,才不负青春

在宿华换姿势的时候,程一笑也换了一个“体位”。
从东北大学毕业后,他直接进入大连惠普工作。虽也是跨国企业,但没多久,程一笑发现这不是他想要的,他的爱好是开发IOS。
不得不说,有成就的人多半是喜欢折腾的。树挪死,人挪活。
离开惠普后,他加入了人人网,在这里专门研发IOS,为其后来的创业打下了技术基础和团队基础。
这个人人网的前身就是被王兴卖掉的校内网。当时王兴资金链断裂,被迫将校内网卖给了陈一舟,后来被重组合并成了人人网。
图片
王兴当时还在人人网呆了一年多,不知道程一笑跟王兴是否有过交集。不过,他们都是普通如你我的打工人。
在程一笑前脚加入人人网的时候,宿华后脚就进了百度。
此时,宿华已然弹尽粮绝,活着就是最好的“姿势”。
在百度,宿华成了一名架构师,进入了百度的新项目凤巢系统,为快手此后的算法推荐积累了技术基础。
巧合的是,在这里,他遇到了谷歌的老同事——张栋,人生何处不相逢,缘分。
宿华是性能和系统优化专家,张栋擅长算法,两人搭档,天作之合,百度成功完成了向凤巢系统的迁移。
大厂就是大厂,只要有能力,工资那都不是事儿,两年时间,宿华就跻身年薪百万之列。
随着阅历的增长,做事业而不是做事情愈发影响着宿华,心中的创业大梦蹭蹭的跳。
恰好,张栋也有创业的想法,于是他们一不做,二不休,离开百度自己干。
这一次,他们创业的项目是类似于百度“框计算”的搜索服务One box。
项目上线后,张栋负责业务和融资,宿华则专注技术,负责算法团队落地。类似于一个是CEO,一个是CTO吧。
一切进展顺利,这一次“折腾”让宿华实现了财务自由。

图片

360抢,阿里买,一女二嫁

最先相中One box的大佬是360的周鸿祎,他觊觎搜索行业很久了。
当时他正在跟张朝阳玩“暧昧”,意欲收购搜歌搜索,哪知“一根筋”的王小川宁死不屈,张朝阳拗不过他,搜狗搜索卖身360只能作罢。
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。于是周鸿祎投向One box,一出手就是2000万美金,毕竟两位创始人都是百度的技术大咖,非重金不能使之动容。
不只给钱,还给办公室,周鸿祎在五道口给为他们安排了最好的办公室,跟王小川做起了邻居。
但事实上,在这场交易中,亮眼的是张栋,宿华只是一个勤奋的码农,并未抛头露面。
周鸿祎用2000万美金砸出了一个360搜索后,发起了3B大战。这时候前百度员工张栋和宿华就面临站队的选择。
图片
当年腾讯投资滴滴的时候,程维还得亲自去杭州说明情况。此时张栋和宿华面临同样的问题,但他们都没有加入360。
张栋的部分团队转去做360搜索,而其他人继续聚焦One box。这或许就是后来让周鸿祎要“跳楼”的原因。
他曾在公司内部说:“快手CEO是原来我们的员工,帮我们干搜索的,他去干快手,我都没有投资他,傻吧,想想我都想跳楼。”
如果不是后来张栋跟阿里扯上了关系,估计宿华也不会去快手。
UC作为当年最大的移动浏览器,早已被阿里盯上了,阿里正计划全资收购UC。但此时UC掌舵人俞永福看上了One box,所以他带张栋去杭州见了马云,最后马云同意了UC收购One box。
业界有一句话,被阿里收购的企业,创始人不是辞职就是被辞职。
这一次收购后,宿华和张栋彻底分道扬镳,张栋最后进入了阿里,One box也被改成了神马搜索。
宿华再一次失业了,但家里有矿,心中不慌,两次收购,让他实现了财务自由。

图片

天通苑“张小龙”的快手GIF

玩过《植物大战僵尸》的人都知道,“魅惑菇”可以让僵尸为我所用。
失败的经验是一种势能,只要找到了那个“魅惑菇”,曾经所有的失败都是未来成功的垫脚石。
在宿华创立One box的时候,程一笑也没闲着,在人人网干了2年后,他发现移动互联时代来了,此时不创业更待何时?
沉默的人,爆发起来也是极其可怕的。
程一笑带着4个志同道合的人驻扎在天通苑,办公吃住一体化,成为了“SOHO”一族。
创业的日子过得及其简单乏味,困了就伏案而睡,饿了下楼吃煎饼,就是在这样的努力下,此前计划的项目还是统统夭折。
此时正是移动互联网爆发的前夜,张一鸣的“内涵段子”如日中天。
图片
移动互联网必将催生新的社交模式,而社交中使用频率最高的就是表情包,基于这个思路,程一笑开发出了一款动图生成软件,命名为GIF快手。
当时市面上这种类型的软件也不少,比如啪啪、图钉、美图秀秀。
程一笑将自己的大头照,制作成卖萌搞怪的动图,发到微博、QQ空间、人人网等社交平台,但除了自己感动,几乎没有人喝彩。
一次不行,就分享三次。终于有一次入了著名主持人何炅的法眼,经过他的分享GIF快手才被人发现。
相比其他动图合成软件,GIF快手占用手机内存小,使用简单,可一键合成。
正是解决了这些痛点,所以在明星的转发下,很快积累了一批用户。
动图也可以成为“秒级”短视频,快手后来的发展是不是受此启发不得而知。
总之, GIF快手此时拥有了自己的第一批用户。
酒香不怕巷子深,有了用户,就自然会吸引资本的注意。
晨兴资本联合创始人张斐慧眼识珠,发现了程一笑有股张小龙的执着、克制和专注。
只是见过程一笑后,发现他们团队都不说“人话”,他们的交流都是用代码。
不过,展示产品之后,张斐被快手的功能震撼到了,他当时正在寻找这样的创意产品,就是它了。

图片

GIF快手“倒闭”的前夜

资本的世界,唯快不破。
看好之后,张斐跟程一笑团队这般那般之后,直接30万美金(约200万RMB)天使投资打到程一笑账上,占股20%。
程一笑发现GIF快手只是一款工具软件,软件工具行业的天花板抬头可见,必须改进商业模式,否则最终是赔本赚吆喝,无法变现。
不能变现的商业模式都是耍流氓,想通了这一步,恰好手握大把现金,GIF快手开始从工具转向社区,进军短视频领域。
理想很丰满,现实太骨感。
当程一笑雄心勃勃地进军短视频社交时,由于缺乏管理团队的经验,虽然产品打磨得不错,但日活死活上不去。
没有流量,意味着不会有人追加投资,不烧钱就无法获得流量,这是转型过程中最痛苦的事。
真的是怕啥来啥,时间一长,人工、资金、服务器、宽带费用,30万美金很快见底了。
一边是上不去的流量,一边是资金见底,程一笑和GIF快手陷入两难境地。
图片
进,没有资金;退,不甘心。
作为CEO,没有人比程一笑更着急,他口才虽不好,但还是硬着头皮去见了无数个投资人,用马云当年的话说,就是“他拒绝了37家机构”。
30多家机构都不愿意投钱,看来GIF快手真的是凶多吉少了。不投钱就算了,有投资者还让程一笑“背锅”,说本来准备投的,跟他聊完就不想投了。
“上帝在关闭一扇门的时候,同时会开启一扇窗。”滴滴创始人程维对此颇有感受,这句话对程一笑也是适用的。
那些成功的大佬,在创业的路上都是打不死的小强。
在程一笑进退两难的时候,宿华也在寻找新的项目,兜里揣着一大把钞票,不干点大事,那人生跟咸鱼又有什么差别?
此前,经张栋介绍,宿华认识了张斐。现在宿华创业想找投资人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张斐。
宿华特地从北京跑到上海见张栋,一口气给他介绍了20多个项目,但张斐说不靠谱。
那是因为,一个“局”早已在他心中布下了。

图片

“基友”相遇,有缘有分

创业有风险,牵线需谨慎。
投资人张斐深谙此道,所以他来了一招“欲擒故纵”之计,安排了一个饭局,让他们把酒言欢。
酒场上说的话,算也不算,天亮后,大家都能找到台阶。地点就选在程一笑的天通苑,随意也故意。
程一笑沉默寡言,但那是遇到宿华之前。
对于此次会面,宿华的感受是投缘、相见恨晚,人生知己已相逢;程一笑觉得价值观相同,极为互补,天生搭档。
当宿华和程一笑开始谈笑风生,千杯不醉的时候,张斐已然成为打酱油的,只能默默地数着地上的啤酒瓶,竟然有20多个。
他们从晚饭后一直聊到凌晨两点,“醉意”估计酝酿的也差不多了。
时机刚刚好,张斐带着困意,轻描淡写地说,干脆合了算了,以后你们天天聊。
说者有意,听者有心。
图片
天亮了,酒醒了。
旁观者清,张斐知道,两个团队合作已经有九成把握了。
一起干没问题,大家怎么玩,这事可得先小人后君子,丑话说在前面。
程一笑看似不善沟通又很沉闷,但在格局上,他是杠杠的。程一笑的心思在产品上,管理上的缺陷,没有人比他更清楚。
所以,他主动让贤,新公司CEO宿华担任,至于股权分配问题,他和投资方分别拿出一半的股份给宿华的团队。
这就是为什么宿华在快手的持股比例会高于程一笑的主要原因。
程一笑的一套组合拳打下来,张斐也惊呆了,霸气,颇有成大事者的格局。
程一笑都做到这个份上,人生得一知己足以,宿华还能说什么?
他只能对着自己的兄弟说,从今天开始,我们要做中国最好的视频社交软件。
相似的一幕曾在1998年的杭州湖畔花园发生过,当时马云对着他的“十八罗汉”说,要做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网站。
说完后,宿华就带着兄弟来到天通苑,四个老铁和八个“湘军”胜利会师。
新公司改为“快手APP”,他们将公司搬到了宇宙中心五道口,宿华担任新公司CEO,程一笑担任首席产品官。
不得说,快手的成功,张斐功不可没,他就是那个月下老人。

图片

快手起飞,内容放养

2014年,移动互联网已将覆盖了绝大部分人群,快手的下载量也在稳步攀升,但如何让流量裂变是宿华要思考的问题。
张一鸣凭借算法推荐让今日头条如日中天,宿华擅长的机器学习跟张一鸣的打法“法出一门”。
如何优化算法推荐在短视频上的应用,宿华决定用普惠的方式分化,让每一个人都能被看见。
无论是开拖拉机还是开法拉利,在宿华眼里都一样,他不给用户贴标签,想做一只“隐形的手”,让平台自然生长。
在这种算法的推荐下,程一笑一直头疼的日活问题得以有效解决,快手用户呈现几何级的增长,这样的效果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。
此外,宿华砍掉了快手上大部分应用,只留下简洁的操作界面,为的就是让新手都能快速掌握。
快速暴涨的流量吸引了越来越多底层群众的加入,在流量为王的时代,有流量就意味着有钱赚。
图片
于是那些为了流量豁出去了的播主越来越多,导致快手上出现了大量低俗、恶搞、自虐的视频和行为怪异的人。
2016年初,一篇《残酷底层物语: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》引爆了媒体对快手的讨伐。
宿华当时有点慌,但打开后台一看,逆势增长的数据吓了他一大跳,这样也可以?在他跑到公司对面吃了一碗米粉压惊后,决定先观察观察。
他觉得,快手是一面镜子,真实的世界其实就是各种各样的人组成的,不完全是光鲜的。
基于这个观点,他继续容忍“内容放养”。
在快手遭遇口诛笔伐的时候,流量逆势增长,让张一鸣看到了再造一个“今日头条”的可能。
他决定将运用了算法推荐技术的短视频平台抖音,正式推向市场。
2016年,快手注册用户3亿,到2017年底达到7亿,注册用户的暴涨与当时移动直播的风口爆发也不无关系,当时快手乘势上线直播功能。
拥抱腾讯,“投靠”马云
文章讨伐没能让宿华紧张,抖音上线倒是让他紧张了不少。
为了缓解快手与抖音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,据说张一鸣还每个月跟宿华见一次面,缓和气氛,讨论抖音和快手能否联姻等问题。
此时,互联网巨头显然已经发现了短视频直播的无限潜力,也在谋求入场。
在张一鸣说完“我创立今日头条,不是为了成为腾讯的员工”时,宿华选择了拥抱巨头。
他希望借助腾讯的流量支持,来对抗抖音的威胁。2017年3月,快手完成了腾讯领头的3.5亿美元D轮融资。
宿华不只是拥抱腾讯,还“投靠”马云。在收到腾讯投资4天后,他就出现在湖畔大学的开学典礼上,成为马云的学生。
图片
后来,快手和淘宝的合作也能很好地诠释这一点。
尽管快手得到了腾讯和阿里的加持,但自抖音“亮剑”后,其发展势如破竹,2018年4月,抖音日活用户数全面超越快手。
而恰恰在此时,快手被央视点名批评,因为其推送了“少女妈妈”,并且将其甩锅给“算法推荐”,逃避责任。
一石激起千层浪,宿华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。此后,宿华感受到了失控,不得不向全社会道歉。
这一年是宿华与快手的转折之年,也是快手从“佛系”向“狼性”转变的元年。
宿华不断加大营销预算,冠名《奔跑吧》《中国新歌声》《明日之子》等综艺节目,改善用户结构,试图淡化低俗、恶俗的标签。
不只如此,2019年,宿华还以40亿押注2020年春晚,打响K3战役。砸钱营销还是起作用了,快手达成DAU破3亿的目标。
但尽管做出一些列的改变和努力,快手终极还是被抖音超越了,曾经的领军者终究变成了追赶者。
但“霸蛮”的宿华总会出其不意地扳回一局,今年2月5日,快手抢先上市了,坐实了短视频第一股的位子。
首日开盘,快手大涨193%,报338港元/股,发行价为115港元/股,市值高达1.38万亿港元(约1780亿美元)。
据此前的股权架构显示,宿华持股12.6%,程一笑持股10 %。按照开盘价338港元/股计算,宿华身家达1745亿港元。
是套现离场,还是坚守初心,我们将拭目以待。宿华曾放言,“一直以来,我们想成就一款伟大的产品,那么现在,我们更想成就一家伟大的公司。”
市值秒破万亿,直接将小米、京东按在地上摩擦,一切皆可想象。
 

 


当前页面:http://www.91meitao.com/dsxw/172.html
点击下方微信,扫码免费领取新店运营秘籍一份
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