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电商新闻 >

电商平台又现弱智商品,共青团中央点名批评!

10年后,电商平台又现“祛病消灾”的商品——人血吊坠。

若不是共青团中央及时出手,点名批评,不知道又有多少无辜少女“自残”。

有人说,是年轻人太疯狂,我看是电商平台的错误引诱。

图片
“人血吊坠”成热销品,只需三步

这款“人血吊坠”最早由豆瓣生活小组爆出,看着满屏血糊糊的图片,真的是不忍直视。

商家卖吊坠本无可厚非,但前面加上一个“人血”就不应该了。

通过“人血”的包装和“消灾”的营销,一款普通的玻璃吊坠瞬间成为热销产品,而且还有商家售出10万+。

图片

这些商家是如何套路消费者的?

首先,情景代入,利用影视剧中的一些桥段让消费者产生共情。

特别是古装爱情剧,女主为了男主早日康复或逢凶化吉,通常会采取一些非常规的辟邪手段,比如以血做药引,以青丝做平安福等等。

其次,强化营销,突出“消灾”概念,给消费者“大家都这样玩”的印象。

在商品的评论区,商家会置顶买家的“好”的心得体会,还辅以视频教程,这样能“出血”更多,还有诸如“让男朋友感动得热泪盈眶”的带节奏评论。

最后,就是典型的销售套路了,买一送三。

买一个玻璃瓶吊坠,送一个采血针和一个自吸管,还有创可贴,真是满满的“贴心”服务。

商家工作到位了,不怕没人上钩,于是一个普通的玻璃吊坠瞬间成为“消灾”神奇,售价也水涨船高,销量也蹭蹭地涨。

消费者买回吊坠后,便开始用各种器具取血,一个指头不行,就用五个指头,有激进者更是直接割腕放血,总之要把瓶装满,于是“人血吊坠”就完成了。

 
电商平台纵容,商家“打擦边球”

都2021年了,怎么还有如此多的女孩以“自残”的方式来博得男人的喜欢呢?

除了商家的套路,还有电商平台的纵容,他们“狼狈为奸”,总有无知少女“羊入虎口”。

有人说,又没有人逼你采血,一切都是买家自愿。

那些“裸条贷”的学生,有人逼她吗?没有,但为什么正义站在她们那一边?

因为人性是有弱点的,利用人性的弱点去谋私利,不是骗子就是魔鬼。

何况在“血吊坠”的商品宣传中,宣传语是有问题的,一是涉嫌宣传封建迷信,二是诱导消费者自残,有违社会公序良俗。

 

共青团中央及时出手,点名批评,辟谣“除了增加感染风险,无邪可避!”,刹住了这股不正之风。

各大电商平台“闻风丧胆”,纷纷下架“人血吊坠”。以此来看,能做出这种傻事的女孩不在少数。

风清觉得,男女之间表达爱意的方式有很多,女生为何非要选择伤害自己的那一种呢?

对男生而言,真的需要辟邪的精神慰籍品,戴串木桃手串,一个观音挂坠,不香吗?

目前各大电商平台已经屏蔽了“血吊坠”关键词,此前“血淋淋”的评语也都被抹去了。

简单的“下架”终究只是饮鸩止渴,平台必须以身作则,无论是“血吊坠”,还是“童子尿”都应第一时间下架,将其扼杀在萌芽之中,不要让任何商家有打擦边球的机会。

否则,就是对畸形社会风气的纵容、对迷信宣扬的放大,对人性弱点的利用,这样的平台留着害人吗?

 
童子尿,比“血吊坠”更“弱智”的商品

有人说,“血吊坠”这事看起来都很荒谬,但仍然有很多人相信。

实际上,在电商平台曾经发生过更为荒谬的事情,那是10年前,同样是打着“祛病消灾”的噱头收割智商税。

 

2010年,六一儿童节那天,某电商平台充斥中大量的“童子尿”商品,价格从0.1元到9999元不等。

有一家店主更是打出“撒快乐的尿,给快乐的人”,称“买家应按宝宝的尿量来拍,多拍需等待。”

他们将童子尿吹嘘得无所不能、百病能医,有病治病,无病消灾,更夸张的是可以治癌症。

跟当下的“人血吊坠”的操作手法如出一辙,不知道是不是那帮人又卷土重来了?

有人说,难道真的有人买?当时一家网店浏览次数还是高达921次。

在“血吊坠”的买家留言中,有一条是这样写的“虽然我知道是迷信,但我还是相信有”。

当年有记者对“童子尿”做了随机采访,很多市民持反对态度,工商部门也第一时间表示,网店的做法涉嫌虚假宣传,且违反《食品安全法》,应予查处。

诡异的是,此事从6月份发酵,一直持续到9月份,仍然有人在售卖。

难道这不是平台在纵容?

有人说,商家叫卖童子尿就是博眼球,制造噱头而已,借这个名堂推销自己的店铺。

推销店铺的方法何止千千万,为啥非要用这种让人恶心的方式?难道这真的是一个审丑的时代?

 
相比流量,我们更需要审美的时代

前有售卖“童子尿”,后有爆款“血吊坠”,这样“弱智”的商品,反智的现象为何屡屡发生在电商平台?

首先,与电商平台的野蛮生长不无关系。

在流量为王的时代,不仅商家喜欢“打擦边球”,平台有时也抱着侥幸心理,只要能拉新,增加流量,哪管什么道德与美丑。

 

其次,与监管滞后也有一定的关系。

互联网高速发展,监管立法的速度跟不上,不能及时“有法可依”,而平台的自律性又太差。

以“童子尿”为例,工商局说了“网店的做法涉嫌虚假宣传”,但那时没有《电商法》;“血吊坠”事件,对吊坠里面装什么,也没有法理定性。

这些都需要电商平台行业自律,但平台往往为了流量,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毕竟这些算不上违法。

为何创业要谈初心,没有初心就是没有底线。

最后,大时代背景下,人们的审美观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。

那些越丑陋的行为,越恶搞的人往往赚的盆满钵满,给人一种劣币驱逐良币的感觉,久而久之,形成了“审丑”的价值观。

马保国事件之后,人民日报再也忍不住了,直接点名批评,“审丑狂欢,不能无底线”。

微信扫一扫
关注该公众号

 


当前页面:http://www.91meitao.com/dsxw/155.html
点击下方微信,扫码免费领取新店运营秘籍一份

  • 关注微信

猜你喜欢

微信公众号